当前位置:小说图书馆 > 女生小说 > 空间之寒门孤女 > 288、惦念

288、惦念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这条密道是唐进带出的十二名亲兵挖了二十多天的成果,密道只能容纳两人同时穿过,这段时间他们每日都会下去,也确定十分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行人花了些时间,以最快的速度从梅城撤了出来。

    密道的出口是在梅城十五里外的山坡上,一行人出了梅城,隐身在茂密的灌木丛之中,朝山下看去,只见山下梅城外密密麻麻排成长龙,驻扎着一支军队,都装备整齐的对着梅城。

    唐进问:“打探到是谁带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打探到了,听说是安定王如今手下的第一红人,一位姓兰的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兰成。”唐进唇角耸动了一下,两世浮沉,他的际遇倒是分毫没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将军认识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此地自然不宜久留,必得先找个地方落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梅城附近的村落县城里的人都逃难去了,好几处村子空空如也,只是藏在其中,容易引起兰成他们的察觉,所以落脚的地点还是选在了山中。

    山中因为下雨,到处潮湿的厉害,原本就偶感风寒的那个亲兵,因为过分潮湿的缘故身子也越发不适,冷热交替起来,用了他们随身带的治疗风寒的药,但是根本不见半点效用。

    “将军,可能是……”冯绍辉口气艰涩的道:“会不会染上了?”

    唐进神色阴沉。

    冯绍辉忍不住道:“将军啊,这里实在不能久留了,我们得赶紧找个大夫帮他看看,不然的话……听说那病很厉害,我们朝夕和他在一起,别是连我们自己都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里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了。”唐进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冯绍辉急了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且不说现在不适的这个是重甲骑兵营中最骁勇善战的勇士,这个病,他们说不定都已经有了,没有大夫那不是等死吗?

    唐进沉默半晌,“你们先照顾他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”冯绍辉急道:“将军,这里可是安定王的地盘,您这出去,要去哪?”

    唐进只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将亮,一个小兵快步从营门口跑到了大帐里:“启禀将军,外面来了一个人,说是将军的旧识,想求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旧识?”

    主位上的将军还没说话,一旁的副将就出了声,“什么样的人,男的女的?可说了姓名?”

    “只说自己姓金,从……从关外来的,是个男的,带着有纱纬的帽子,看不清脸,很是神秘。”

    副将点点头,然后摆手让小兵先退出去,回头看着主坐上的将军道:“应该是唐进。”

    主位上,一身明光铠甲的兰成拧起眉毛:“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“封姑娘既然在此处,那他在这附近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”这副将长了一张老实憨厚的脸,可眼睛里面却藏着睿智,正是许忠,“他倒是胆子大,这个时候还敢跑到咱们营中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是知道了封姑娘……所以找了来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先见见再说吧,你看呢?”

    兰成沉吟半晌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请他。”许忠离开了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许忠把人请进了大帐。

    来人掀起纬帽上的纱幔,却不是唐进又是谁?

    唐进唇角动了一下,像是一个笑容,又没有笑意,“两年不见,兰将军好本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本就是劲敌,又是情敌,兰成心中本就对他颇多不满也不喜,此时更是连起码礼貌的笑容都不能保证,而是冷冷的看着他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封长情和唐进在海陵成亲的消息,他早已知道,既然成了亲,为什么又要让封长情独身一人出现在这危机四伏的详细境内?如果是他,他必不会——他的想法骤然停住。

    什么如果?

    这辈子只怕都没有这种如果了!

    他调整了心情,冷冷看着唐进。

    唐进道:“你在这里,是协助管制瘟疫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染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兰成眯起眼,戒备的看着他,“你在消遣我不成?”瘟疫的源头是梅城,唐进和封长情是从海陵来的,他们都是聪明人,肯定不会闲的没事去接触瘟疫人员,怎么可能感染的了?

    可是封长情似乎……

    唐进道:“我身边的确有人不舒服,而我和他们朝夕相对,很有可能——”唐进顿了顿,又道:“听说这病很是厉害,即便是同室一起说几句话,都有可能染上病,你说我现在离你这么近,你会不会也染上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兰成骤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唐进却慢条斯理的道:“兰将军稍安勿躁,我只是说如果,这种事情,谁能说的准呢?”

    兰成深吸口气,他发现,自己的好脾气和端正心态,每次遇到唐进和封长情的时候就会告罄,“你来我们营中,到底是为了什么?别打马虎眼,说实话,否则,只要我招呼一声,你即刻便能人头落地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唐进冷冷看着他,“把阿情还给我!”

    本身唐进只是来试试看,想找医者为那位亲兵治伤。

    那个亲兵十分骁勇,而且自从跟了唐进,多次出生入死保护完成唐进的命令,才能被唐进挑中选为亲兵,唐进爱惜自己的性命,更爱惜身边人的性命,所以只要有一丝希望可以救治那亲兵,他都愿意试一试。

    再则他两世为人,对兰成的性子十分了解,兰成虽跟着安定王,但其实品性正直,如果兰成想要杀了自己,那绝对会选在战场上,而不是私下,所以他才敢有恃无恐的直接走进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才,进到营中的时候,他竟看到不远处马厩之中有一匹黑色的抱月良驹!

    他和封长情的两匹坐骑多年来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,那匹马就是追风无疑。

    追风是封长情当日骑走的,那么现在,追风在这里,是不是代表封长情也在这里?

    他心如擂鼓般奔腾跳动,可他又强迫自己耐着性子走进来,对兰成稍做试探。

    果然,兰成对他十分戒备,那种戒备,除了因为两人分属不同阵营带着的戒备外,还带着几许只要他们两人才能读得懂的敌意。

    他确定封长情必定是在兰成的大营之中,否则兰成为何如此紧张,非要问自己是来做什么!

    兰成眼眸微动,细微的表情变化已经出卖了他,到底,他没有两世为人的唐进心有城府,那些变化虽细微,却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唐进冷冷道:“你把她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一旁,许忠客气的道:“唐将军这话说的有点没头脑,我们并未见过封姑娘。”

    唐进冷笑,“还要装蒜,追风是她爱骑,如果她不在你们营中,追风何以在此,你倒是告诉我?”

    许忠道:“你说的追风,是那匹黑色的骏马?那匹马是我们从一批难民的手上买来的,当时将军看他们饿的急了要杀马饱腹,瞧着马是好马,便用了一些粮食将马换了来,至于封姑娘,我们从头至尾都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唐进眯起眼,直接看向兰成,“你当真没见到阿情?”

    兰成摇头,“的确就是阿忠说的那样,我们没见过封姑娘,你要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唐进冷冷看着兰成,两人视线对峙。

    这时账外有急促的脚步声过来,被人拦在门口后,有人进来禀报,“将军,军医有急事——”

    兰成起身往外,错过唐进身子的时候,侧脸看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你快点走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,就跟着士兵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许忠走上前来,劝道:“兰将军没有找人将你拿下,还见你,是念着往日相识一场的情分,但唐将军,你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,你若无事,还是快些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许忠又道:“至于将军说的那位染病的人,我这里有些军医官研制出来的治疗寒热之症的药,药物对症,只要病情不是十分严重,应该能坚持到你们带他回到常州找大夫。寒热之症,也并非就是梅城传出的那种疫情。”

    唐进深深的看了许忠一眼,这一刻,他无比确定,封长情绝对在这营中,可他单人匹马,想要见到根本没可能。

    他冷冷扯了一下唇角,道:“那多谢许副将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兰成满脸复杂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先是淋了雨,后来又烤着火,冷热交替,又连日赶路身体疲惫受不住,所以才这般昏昏沉沉的,但庆幸的是,只是普通的寒热之症,并非梅城那种。”

    兰成大大松了口气,“不是城中那种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她这风寒也是严重,我下了几剂重药,反应都平平,一直高烧不退,这要是继续烧下去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兰成没松下去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,眼眸动也不动的看着那军医官,“你要想办法,一定要治好她,一定——”

    “卑职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兰将军。”许忠的声音从账外传来。

    兰成又看了一眼满脸苍白的封长情,才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但我感觉他是不信我们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兰成冷哼一声,“他不信又能如何?且不说他只带了十几个亲兵,就是他亲率重甲骑兵来,的难道会怕他?”

    兰成慢慢朝前走着,许忠也跟了上去,一路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走了好半晌,兰成道:“我知道你不赞同我这么做,他们毕竟是成了亲的,是夫妻,可刚才你也听到了,唐进亲口所说,他的人中有一人有寒热之症的迹象,我记得你也说过,梅城之中有不明身份的人马隐匿,如今看来,那就是唐进带着的人了,他们从梅城出来,又有寒热症……那病有多可怕,我们都是知道的,我现在把封姑娘交给她,就是真的害了封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许忠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这几年过去了,你对所有的事情都能冷静处置,却唯独对上封姑娘的事,还是这样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兰成苦笑一声,“我没办法……我总以为那些惦念,年深日久总能忘怀,即便忘不掉,那也总会被别的事情冲淡了,渐渐变得不重要,可见了她我才知道,我真是想多了……我没办法……”他回头看着许忠,“这些事情我便也只能和你说说,其他人理解不了,我和他们也说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许忠又是一声叹息,半晌才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可她现在和唐进已经成亲了,本身咱们想要她和咱们一路就是难如登天,更何况如今……我只是怕你一腔热情附注东流,等她醒了便要离开,甚至只能给你几句口头上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也好。”兰成笑了一下,“她好就行,未必非要与我有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忠看了半晌,竟不知道说什么好,连叹气都叹不出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或许老天爷看到你这份心思,会给你点机会也说不准吧。”最后,许忠也只能这样说。

    兰成一笑,“但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进带着药回到了落脚点上,一路还十分小心,怕漏了行迹害了其余人。

    一到地方,立即将那包草药拿出来交给冯绍峰,“赶紧煎了给他喝了,大家也都喝一些,有病的治病,没病的防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定王营中的人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敢喝,万一他们使诈,那咱们岂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唐进自嘲的笑了,“如果他们要使诈,就不会给我药,而是会直接把我扣在营中,我怎么能活着回来?”

    冯绍辉不敢接话,拿了药交给其他兄弟,低声问道:“将军,你怎么了?”他明显感觉,唐进回来之后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唐进道:“我找到她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冯绍辉一惊,“在哪?您刚从那边的营中来,难不成少夫人是在他们的营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唐进神色复杂,“我不知道她为何会在他们营中,但追风在他们营中是事实,抱月暴毙之后,阿情十分感慨,说自己必定会好好照顾追风,人在马在……他们以为说从难民手上买的马我就会信了么?阿情可能出了什么事情。”医官前来,兰成极速离去的样子犹在眼前,唐进纵然千般万般的想要把封长情找出来,但他就算找到了,如何带的走?

    医官……医官……阿情是受了伤,还是得了病?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推荐阅读: 元尊 剑来 逆天邪神 圣墟 武炼巅峰 沧元图 终极斗罗 帝霸 三寸人间 诡秘之主 万古神帝 最强狂兵 修罗武神 九星霸体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