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图书馆 > 玄幻小说 >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断指人?(求订阅)

第一百八十二章 断指人?(求订阅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不过面对此刻的陈宣,刘大善却不敢说出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如今的这位陈师侄可是摇身一变,‘老母鸡变成鸭’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陈师侄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位陈师侄想拍死自己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陈师侄,我伤势未愈,不如咱们休息一晚,明日一早再去赶路,如何?”

    刘大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陈宣平淡点头。

    刘大善忽然犹豫一二,道:“不过陈师侄,你打算易容成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身份我会自己搞定的,这一点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陈宣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颤颤巍巍的走到墙角坐下,忍住疼痛,从包裹中取出了一些瓶瓶罐罐,连续倒出了三四粒,一口气全部吞下,盘坐在地,开始疗伤。

    陈宣也是找个干净地方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时间迅速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,江东平阳。

    冰雪融化,暖风拂面,处处可见白色缟素悬挂,往来江湖客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平阳刘氏在江东地界,素有声名,传家数百年,曾连续出过几代开玄大宗师,向来以家风严厉闻名,家主刘正风身死的消息传出,不知多少势力赶来吊唁,短短几日,平阳城内便布满了各路豪杰和江湖客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马车缓缓地穿过长而宽的街道,转入世家汇聚的北城,七拐八拐,停在了一处颇为豪华的客栈之前。

    已经易容过的陈宣和刘大善走下马车,进入到了客栈之内。

    “陈师侄,这段时间你便暂时住于此地如何?等我将家中之事料理完毕,再来请陈师侄回家中一坐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,刘大善笑道。

    陈宣看了看客栈环境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先躲几日,等到之前的风头过去,再赶往广陵。

    “刘大善人,你倒是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师侄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微笑,忽然迟疑一二,讪笑道:“不过若是有一些事情需要陈师侄相助,不知陈师侄能够方便一二?你放心,不会让你白出手,老夫愿意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陈宣微微思索,道:“真要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,到时候就看你准备干掉什么人了?若是超出能力,那就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大喜,道:“陈师侄放心,一定不会超出你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陈宣默默点头,反正他学了大力金刚指和黑针掌,这些都可以用来掩饰身份,倒不用担心出手会暴露的可能,就算暴露了也没关系,就和黑玄城一样,趁机搅浑城中之水便是。

    这刘府的事,他只是听刘大善提了一遍,心中便隐约觉察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平阳刘氏乃当地望族,家主刘正风被人稀里糊涂砍下了脑袋,长子继承人也惨死非命,怎么看都非同寻常,这就像前世各种历史小说中写的老国王被人刺杀一样,绝对有阴谋。

    不过陈宣暂时不准备掺和进去。

    先看刘大善能给多少好处再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刘大善没有多待,而是准备先返回家族,去家中看看情况,从那几位族叔请人来追杀自己来看,似乎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在他刚刚从客栈走出,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前,便有两个汉子忽然间抬起头来,看向了刘大善的身影,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进了客栈,另一人则迅速跟向了刘大善。

    二楼窗户位置。

    陈宣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被跟踪了?

    这也太快了?

    刚刚入城,刘大善的消息便泄露了?

    难道是刚刚的车夫?

    一楼柜台。

    一个汉子取出一锭银子,放在柜台之上,看向掌柜的,道:“刚刚进来的客人,住在几号房?”

    掌柜的见钱眼开,眼睛一亮,迅速收了银子,笑道:“在二楼丙字房,客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看清是什么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一个是少年打扮,穿着黑袍,背着个包裹,另一个下巴上长了黑毛痣,对了,黑毛痣的人刚刚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的面貌很容易辨认,下巴处的黑毛痣是最明显的特征。

    那汉子确定陈宣的住所之后,又给了掌柜的一锭银子,吩咐道:“那少年的任何消息,全部记下来,我晚上会重新过来询问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笑呵呵的再次收了银子,笑道:“放心,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二楼处的陈宣,耳力敏锐,将下面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看来是刘大善以前的仇人,不过盯上自己这算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道以为自己是刘大善请来的帮手?

    那汉子又低声吩咐了几句,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夜色降临。

    陈宣用完晚饭,继续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天的那个汉子又一次过来了,找到掌柜的询问起陈宣的动静。

    掌柜的将自己知道的事统统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汉子轻轻点头,再次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不过他刚刚拐入一个巷子,便忽然身躯一顿,停下脚步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在他的正前方,一个身穿黑袍,面带微笑的年轻人,正静静地看着自己,似乎早已等待自己多时,更诡异的是,这年轻人的气息神秘莫测,黑袍浓郁,如同与黑夜化为一体,让人一眼看来,忍不住心头生出莫大恐惧,好像陷入无底深渊,四面八方都是黑暗。

    这汉子吓得到退一步,露出惊骇。

    “有…有事吗?”

    那汉子咽了口唾沫,艰难道。

    陈宣的身躯如同缩地成寸,前一刻还在他五米之外,下一刻忽然出现在那汉子近前,恐怖身法,如同诡魅,吓了他一跳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但刚刚想逃,忽然眼中视线如同陷入了一个诡异旋涡,被对方的双目所吸引,脑海嗡嗡,灵魂颠倒,变得呆滞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跟踪我的?”

    平静诡异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那汉子眼中旋涡更深,脸色呆滞,一动不动,口中喃喃:“不认识,有人给了三百两银子,让我们留意刘大善和他身边之人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平静诡异声音再次响起,随后摄魂大法更加全力的催动起来,陈宣的两个眼睛如同化为了黑色旋涡,要将这汉子的灵魂吞噬进去,这汉子的双瞳之内顿时浮现出了一幕幕画面出来…

    原本为街头混混,无所事事,整日靠赌博、盗窃为生,经常落到一些江湖客手中,被各种教训…二人死性不改,打算趁着刘府大丧,各路豪杰吊唁之际,趁机发一笔横财,结果却有一个身披大氅,高挑瘦削之人,寻到二人,给了三百两纹银,让他们在客栈之前盯住刘大善。

    二人心生贪婪,大喜之下,接了此事…

    陈宣的摄魂大法催动到极致,如同精神里涌入对方灵魂,竭力的想要看清那人面目,却发现朦朦胧胧,五官模糊,像是有神秘力量阻挡,难以望清,不过在其将三百两纹银递出之时,却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缺少了拇指的左掌…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这人手掌伸出,手腕处不小心掀起的衣袍,似乎露出了一抹靛青的皮肤。

    青色皮肤?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精神力瞬间收回,陈宣倒吸口冷气,露出异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怎么会有青色皮肤?

    他脑海中再次想到了青色婴儿。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来,这人手掌的皮肤一定是刻意伪装过的,无意间露出的手腕才是真正的皮肤,这人和当初的自己一样,他见过青色婴儿,还从青色婴儿手底活了下来?

    上次在华州时候青色婴儿不是已经附体王小虎,随之一同消失了吗?难道王小虎来到了这里?还是说,华州那个根本不是青色婴儿?

    陈宣的脑海迅速涌动,各种想法浮现,难以平静,最终身躯一闪,轻飘飘消失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明天必须要找刘大善问问,这断指之人究竟是谁?青色婴儿的事不解决,总归心中难安。

    在陈宣离去不久,那呆滞的汉子终于反应过来,看着漆黑冷寂的巷道,一丝丝冷风吹来,让他浑身寒毛耸立,激灵灵打了个冷颤,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刚刚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不成见鬼了?

    他腿肚子都在发软,急忙转身逃离这里,再也不敢逗留分毫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陈宣用完早餐,在房间内闭目打坐,昨晚冒险用了一下【摄魂大法】,对于精神力的损耗无比巨大,说到底还是他眉心祖窍未开,精神力不能使用太多。

    一旦使用过多,将会造成很大负荷,即便盘坐了一晚上,也才勉勉强强恢复七八成。

    他准备等精神力完全恢复,便立刻去找刘大善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忽然,门外传来阵阵敲门之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刘大善小心谨慎的推开房门,进了房间,看到陈宣后,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陈师侄,你昨晚休息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大善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算不错,怎么?你大早上来找我,有事?”

    陈宣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陈师侄,确实有些事情想拜托陈师侄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宣平淡道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去主动找他的,想不到刘大善居然率先过来了,那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陈师侄帮我抓一个人,长风赌坊的东家陆展园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眼神中有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哦?这是什么人?不会就是当年冤枉你的那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此人,我想要亲口问一问此人为何当年要冤枉我?”

    刘大善咬牙道。

    陈宣微微点头:“此人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“他左手断了一根拇指,只有四根指头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说道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陈宣眼睛一闪。

    四根指头?

    “陈师侄,只要你能帮我抓来此人,我可以出八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补充道。

    陈宣心头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居然这么快就清楚了那断指人的身份?

    “他除了断了一根左手拇指,还有其他特征吗?比如说皮肤?”

    陈宣问道。

    刘大善思索一二,道:“这倒没有,我上次见到他还是二十年前,但这二十年里有没有发生改变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宣心头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我帮你做了,钱呢?”

    刘大善大喜,立刻从怀中取出了一摞银票出来。

    陈宣收了银票,开口道:“对了,后续如果你还想让我帮你做其他事情,不妨拿刀法来换,一门刀法换一件,不过可不要糊弄我,最少也要像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刀法?”

    刘大善一怔,赶忙道:“好,陈师侄放心,我今晚就回去搜集,而且我确实还有其他事情要劳烦陈师侄,如今老夫家中的情况有些诡异,我本以为我回来后就可以顺利继任家主,但没想到刘正风的那几位兄弟似乎颇不简单,他们的言辞中还谈到了种种古怪之事,我担心遭人算计,所以希望陈师侄过两天能以其他身份进入刘府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身份?你准备给我安排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陈宣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以老夫朋友的身份如何?”

    刘大善问道。

    陈宣摸着下巴:“你不担心他们说我是左道的?”

    刘大善笑道:“我只告诉他们说陈师侄是我在游历时结交的朋友,乃是江湖散修,任由他们怎么查,只要陈师侄不暴露毒属性内力,他们终归没有证据说你是左道的。”

    陈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这倒可以。

    “好,今晚我就先夜闯长风赌坊,抓来陆展园。”

    陈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陈师侄。”

    刘大善大喜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夜色漆黑,温度骤降。

    长风赌坊内依然一片热闹,里面人群拥挤,叫喊声传遍一条街。

    作为平阳城最为著名的毒贩,长风赌坊生意向来火爆,不管春夏秋冬、各种时刻,喧嚣吵闹之声,总是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东家陆展园,手段强大,在平阳城黑白两道通吃,不管什么人提起他,总是要竖起一只大拇指。

    各种小道消息流传,据说陆展园早年时候也曾为左道豪强,后来厌倦厮杀,才金盆洗手,隐姓埋名,但这种事情,谁也不敢再陆展园面前提起分毫。

    夜色更深。

    后院之内。

    一声声闷哼的痛苦声音从房间内响起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除了这道闷哼声音,一片死寂,没有任何的护卫、丫鬟、家丁,在漆黑的夜色下,整个小院说不出的诡异与阴森,似乎单是此地的温度,就比其他地方要低出许多。

    阵阵闷哼声音,如同响在人的脑海,让人忍不住生出阵阵惊慌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远处回廊中的家丁、丫鬟,路过小院,也不禁生出惊恐,脚步声也加快了许多,不敢逗留分毫。

    自从半年前的那件事,东家真是越来越古怪了…

    每天晚上,房间内都会传来诡异声音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院子中不准他们点任何灯,不准任何人靠近,一到深夜,漆黑的可怕…

    他们路过此地,简直有种被无形恶鬼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卡文,整理剧情~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
推荐阅读: 元尊 剑来 逆天邪神 圣墟 武炼巅峰 沧元图 终极斗罗 帝霸 三寸人间 诡秘之主 万古神帝 最强狂兵 修罗武神 九星霸体诀